<sub id="f17xr"></sub>

    <sub id="f17xr"><dfn id="f17xr"><ins id="f17xr"></ins></dfn></sub>

    <font id="f17xr"><var id="f17xr"><output id="f17xr"></output></var></font>
    <address id="f17xr"><dfn id="f17xr"></dfn></address>

        <address id="f17xr"><listing id="f17xr"></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f17xr"><dfn id="f17xr"><ins id="f17xr"></ins></dfn></address>

          <form id="f17xr"><listing id="f17xr"></listing></form>

          以“綠色”為時尚底色 柯橋紡織向生態看齊 環保重壓下,紡織印染企業面臨兩難

          來源: 網絡整理 2020-03-02

          暖春五月,鑒湖畔迎來一場時尚盛宴——一年兩度的紹興柯橋國際紡博會拉開“春之序”的同時,也迎來伏櫪蝶變的20周年。一個關鍵詞,“綠色”,成為本次紡博會上被提及率最高的熱詞。

          中國紡織品進出口商會副會長張錫安,用半生職業生涯見證這座“托在布上”的水鄉如何從傳統產業污染陣痛中穩健轉型。在他看來,不論產業變幻怎樣日新月異,象征生態和諧的“綠色”永遠是柯橋孜孜追求的時尚底色。

          改革開放以來,水陸通達的柯橋成就“中國輕紡城”的傳奇。

          依托豐富的水資源,柯橋又一躍成為中國乃至世界印染基地,產能占全國1/3、全省2/3。

          市場和產業的互動,讓柯橋經濟快速騰飛,成為創業致富的天堂。

          然而,上岸發展的水鄉人曾一度忽略對水的呵護。

          上世紀80年代產業興起時,基礎設施尚不完善,生產污水直排入河,日積月累之下,水鄉黯然失色。

          針對印染污染,柯橋曾多次進行整治,取得初步成效。

          但工廠散落河邊,治管難度頗大。

          而大量作坊式印染廠始終低價競爭,發展陷入瓶頸。2012年,當地的一組調查數據令人痛心:柯橋區大小854條河流,其中垃圾河137條、黑臭河82條,空氣中彌漫著一股異味。

          雜亂的廠房棚舍遍布城鄉,占據發展空間,破壞水鄉風貌。

          世代與水相親的柯橋人,也開始搬離水邊。2014年,柯橋區壯士斷腕,快速推進212家印染企業的集聚發展。3年多來,當地關停64家企業,剩下的148家企業,將最終整合成100家,于2018年初全部入園。

          柯橋的紡織印染企業越來越少,今后是否還能在柯橋采購到好面料這是轉型以來,全球各地外商遇到張錫安時,問的最多的問題,而這些最初的疑問到現在都化為堅定。

          “柯橋是主動從傳統產業向生態產業轉變,朝著可持續發展的方向邁進。

          這些可喜的變化及在我們的核心面料工藝上體現出來,今后,全球各地的采購商、服裝商能在柯橋買到更精致更環保的好面料。張錫安說。據悉,本屆展會共設展位1392個,參展企業540家,吸引60多個國家及地區近3萬名客商及業內專家前來。31歲的設計師楊培培,是浙江某藝術職高的人物造型專業老師。

          展會上,她帶著幾名學生前來挑選面料,為兩個月后的一場時裝設計匯報演出做準備。

          “我們這次的設計主題跟環保有關,所以想選一些點題的面料,如棉、麻等古樸材質的,及綠色印染的面料。

          聽一些參展商的介紹后,了解到現在的環保印染紡織工藝也能做出很高級的產品,這給我們設計師更多的創作空間。楊培培說。

          環保重壓下,紡織印染企業面臨兩難

          目前,全國范圍內,國家環保督查已經進行了三輪,風頭不減。

          與此同時,各地省、市、縣、多級環保檢查全面展開。

          環保重壓之下,風暴所到之處,包括紡織印染行業在內,企業大面積斷水斷電停產,工人停工失業,家庭生計堪憂!有點哀鴻遍野的味道。在河北三河市,更是有部分企業主和員工拉橫幅抗議!一些紡織企業老板哀嘆:環保嚴查,本無可厚非,但在當前去產能、原材料飛漲的情況下,運動式、一刀切式環保漸漸變味,一場聲勢浩大的“保衛藍天行動”變成了無數民企的哀號。我們害怕每個太陽升起的早晨,工廠外警車、執法車、甚至便衣、甚至出動無人機。

          中小紡織企業大面積停產、失業,民怨沸騰!很多中小紡織企業主全部身家都壓在工廠里,而無數工人正背負著房貸、車貸、養家、養老的巨大壓力,政府采取一刀切式整治令不少無污染的企業也被強制關停,甚至做豆腐、做早餐的小店也被關閉。一時之間,引發了民怨沸騰。有企業表示:政府倡導的環保治理切合實際民生,但要引導企業合理循序改造,不能讓老百姓看到政府部門的人像鬼子進村,現在哪個大小化工企業不是大門緊鎖!也不能說是廠家的錯,有些執法人員確實野蠻,沒有這些人說話的權利,環境是要整理,那也需要一個過程吧政策要有連續性才行,今天一個政策,等你投資整改了;明天又一個政策,上次的整改又不行了!一個部門一個樣,誰也不敢表態,為了自己的烏紗帽,上面咋說咱就咋搞,就一個字“關”!其實就是懶政、無為!有些民企則感覺受到不公平對待,稱:京津冀污染了就治理周邊地區,就和人身體一樣。美食由嘴享受,疾病別的器官分擔。

          都是拿雞毛當令箭的主,這么多大型污染企業一化工廠、熱電廠、鋼廠等不管,專抓私營企業,用心何在要想環保須從源頭開始,不叫燒煤,把煤礦關了,把煙廠停了,中石油中石化斃了。

          就天津市為例各區數以千計的小微化工企業關停,又有多少人失業又有哪一級政府、部門想過他們的生活怎么辦有企業職工也深表擔憂地說:土地流轉了,廠子關停了,不知道老百姓的明天會是啥樣,孩子上學,老人撫養,甚至基本的溫飽怎么解決呢這樣治理下去,社會更加混亂,關閉了多少工廠,企業,下崗了多少工人,孩子需要上學,父母需要善養,該怎么辦啊現在自主創業的小企業基本都是70、80后的人群,肩上擔負一家老小三代人的生計,這樣一刀切,讓我們怎活活呀!其實,對于這種打上了“一刀切,運動式”烙印的環保風暴,很多民企老板也頗多微辭。一位最憋屈的企業主說:去年11月份,環保局聲稱燃煤鍋爐必須安裝過濾裝置,確保煙囪冒出來的是白色煙霧,而且要先交5萬元罰款,在辦理環評報告,當人們緊張的在一個月內花費20多萬元辦理了環境評估和燃煤鍋爐的改裝,環保部門卻聲稱要限量生產。

          到今年2月份,國家開大會,要求全部工業用電企業必須停產,有任何證件和報告也不行,一經查處拘留罰款,忍了,等幾天。大會過后的人們連夜趕工,因為耽誤的時間太長了。

          然而就在4月1日以后,人們徹底絕望了,國家成立雄安新區,周邊所有符合小亂污的企業全部拆除(不管你有沒有報告),老百姓必須全部更換天然氣爐子。

          時隔5個月,國家政策發生了翻天腹地的變化,請問國家有考慮過老百姓的死活么我們這些企業去干什么去雄安新區開大學還是讓我們這初中都沒畢業的人們搞高新技術自己想想都想笑……但又笑不出來。

          當然也有理性的聲音:中央的政策是好的,為了環境治理污染,只是方法措施有問題,不能一刀切,把這么多企業全部關停不是辦法。在國家大力開展環保整治的時代背景下,這些民營企業主的大聲呼吁顯然無法改變這一歷史洪流的方向。

          但老百姓要喘氣更要生計,還請有關當局在進行環保整治的同時,認真調研民企老板的損失和員工們的生存!中小企業受到重創,悲劇還在上演……據國家有關部門的統計數據,目前我國中小企業有4000萬家,占企業總數的99%,貢獻了中國60%的GDP,50%的稅收和80%的城鎮就業。

          同樣,在全世界,中小企業都是一國經濟的主體力量,是最受重視的群體。在歐盟,共有2000多萬家中小企業,占歐盟企業總數的99.8%。

          其中92.2%是雇員少于10人的微型企業。

          近兩年來,李克強總理提出的“全民創業、萬眾創新”,事實上也是對創新型中小微企業的一種培養。

          因此,希望中小企業老板們不要妄自菲薄,中國經濟要發展,最終還得靠中小企業。2016年-2017年以來,在去產能、供給側改革的大背景下,包括紡織印染行業在內的廣大中小企業成為了去產能的對象,特別是在霧霾壓頂的情況下,中小企業被一刀切式關停。

          去年的化工市場漲價潮并非是需求回暖所拉動,而更像是環保和去產能導致上游材料企業產能突然集中而引爆的漲價潮。

          這種爆發式的漲價很難傳導給終端企業,使得位于中游的眾多中小化工企業因資金鏈斷裂、訂單轉移等原因而出現倒閉潮。

          官方新華社與化工巨頭CEO,質疑“環保風暴”一刀切目前中央環保督察正在轟轟烈烈地開展,已經看到了顯著的效果。

          不過,從經濟發展角度講,又出現了限制經濟提速的情況。我們如何才有更和諧的環保政策如何才能更文明地平衡經濟、社會和環境效益不久前陶氏化學公司董事長、首席執行官利偉誠表示:“如果過度的環境監管會嚇跑投資者,也無法引進對我們環保工作有益的技術和創新。那么,如何做到合理的環境監管,值得我們每個人深思。在國家大力開展環保整治的時代背景下,這些企業主的大聲呼吁顯然無法改變這一歷史洪流的方向。

          但老百姓要喘氣更要生計,還請有關部門在進行環保整治的同時,認真調研,尤其是中小民營化工企業和員工們的生存!實際上,早在今年4月份,新華社一則名為:環保管控不能"一刀切"的文章中就對環保督查“一刀切”提出質疑。

          文章指出,打好大氣污染防治攻堅戰,既是政治任務、民心工程,也是促進企業轉型升級、實現清潔生產的助推器。

          某省級工業主管部門日前調研發現,一些地方執行環保管控措施,不論企業是否環保達標,一律實行錯峰停產,有的達標企業因此被關停4個月。

          針對這種現象,業內專家認為,環保管控要精準施策,營造良好的管控導向。

          新華社文章認為:以產業劃線、以區域設界,實行環保管控“一刀切”,是最簡單、最省事的辦法,對于緩解突發霧霾天氣也很見效。

          但對于推進環保與經濟協同發展來說,對于開展一場治理大氣污染的持久戰和攻堅戰而言,其措施還需要進一步完善。

          好的環保管控措施,是企業轉型升級的風向標。

          要通過嚴格執行國家環保標準,引導推動企業淘汰落后工藝和產能,實現清潔生產、達標排放。

          對環保達標企業,給予大力支持,促其健康發展,搶占市場先機;對環保不達標企業,要堅決予以整治,促其改造升級,否則予以關停。

          如果不加區別地執行同等管控措施,則難以起到優勝劣汰的作用。

          不少地方提出“一年確保一半以上優良天氣的奮斗目標”,自然是件好事。

          但是,不改變高能耗、高污染的企業生產方式,沒有區域的協同治理,沒有嚴厲的督查問責,要實現大氣質量的根本好轉,恐怕也是一種奢望。

          治理大氣污染人人有責,公眾要參與,企業要擔當,政府管理部門的責任更加重大,不僅要有中期目標和短期目標,而且要有獎優罰劣的具體措施,防止出現“失責者寬,盡責者嚴”的逆向淘汰。

          企業應如何應對環保督查環保監察時一般會檢查內容:1、企業生產情況企業所屬行業及主要產品上個月的產品及產能,各條線是否存在運營。

          企業主是否違法建設,是否環評一致。有無新增廢氣、廢水、固廢等污染物。2、企業環保落實情況項目是否依法履行環評手續,查看環評文件及環評批復等。

          (環保執法人員或督察人員來企業或環保局查看環評文件),校核項目現場污染治理措施是否和環評大體一致),環評文件(環評公參)是否涉及造假。

          (注意!兩高環保司法解釋對環保造假的處罰:環境影響評價機構或其人員,故意提供虛假環境影響評價文件,情節嚴重的,或者嚴重不負責任,出具的環境影響評價文件存在重大失實,造成嚴重后果的,應當依照刑法第二百二十九條、第二百三十一條的規定,以提供虛假證明文件罪或者出具證明文件重大失實罪定罪處罰。

          )查看項目的性質、生產規模、地點、采用的生產工藝或采用的污染治理的措施等是否與環評及批復文件一致。

          環評批復五年后項目才開工建設的,是否重新報批環評。

          檢查項目投運后,是否進行了環保竣工驗收。

          環保竣工驗收手續是否完備。

          企業是否存在污染治理設施未經環保部門驗收就投入生產的。

          生產車間:超或原料涉酸、堿、及其他易腐蝕性的車間地面是否做防腐處理,并定期進行保養。

          生產過程是否存在跑冒滴漏現場。

          1

          上一篇: 阿克蘇紡織工業城有望“消...

          下一篇: 新疆棉紡織產業政策發布福...

          猜你喜歡

          ?GUESS YOU LIKE
          產品推薦
          發布求購者信息 x
          *
          *
          *
          *
          亚洲欧美中文日韩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妞妞网